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朝霞住在美麗的蘋果樹上

Le 4 janvier 2017, 05:33 dans Humeurs 0

所有愛的幻想 都是那麼的蠢蠢欲動,就象那窗櫺上抖動的顫音在此起彼伏,相思的魚兒在龍門裡跳舞,烤熟的麵包突然發出陣陣美麗的清香,蘋果的香在愛的桌上來回的奔跑,就 象此時夜就降臨在樓梯口,就象那樓梯乃是活的軀體所造,萬物都生於土地,土地乃是萬物之本。就象那超重的輪船在海面上傾斜,因為此時是那亡命之徒在駕駛。 就象那牧畜在搖頭晃腦,蝴蝶掉落在海中一樣,籃子在黃昏裡流浪,萬物皆是這樣的美麗,都生於土地,長在土地。
  
   啊!此時如果我有一粒沒有生銹的種子,只要有一粒能生根發芽的種子,我就可以睡在你美麗的搖籃裡,在這裡迎到黃昏見到黎明,我要靜靜的等待,直到那萬籟 寂靜。此時我就象看到那些拿著盾牌的臉,他們都瞅著田野裡的花和石頭,他們都是為欺世盜名而活著的人,就象海底的水生植物,就象林中樹上的樹葉,可是誰能 從天空透過白雲看見這座森林?我真的害怕,害怕黑浪滾滾沖我而來,我女是一陣風,將消失在幽深的海底,將一去不回來,刮起黑黝黝的牧場上的塵土。
  
  四周都是象鐵廠裡發出鐵榔頭叮噹作響的聲音,有人在彎著腰在鍛造鐮刀,他的頭在火光照耀下閃閃發亮,就象屋子裡燃起一堆柴火,疲倦的學徒工躺睡在桌子上,火盆裡的煙霧騰騰,蟋蟀發出了吱吱的叫聲,就象那島上的野獸,都在熟睡,在洞裡發出呼嚕鼾聲。
  
  啊?愛呀!能動的愛,是夜的歌聲嗎?是飛旋還是起跳。我真的有些六神無主了,我最愛的情人哪?你在哪裡?哪裡才是我棲息你美麗的去處。冬天的暖爐早已給你生起,可是你卻冰冷的還在舊地一動不動。噢?我真的好茫然,不知道咱們何時才能相見。
  
  冬天真的好苦,除了我愛你的榻,什麼都是冷的。此時就象你過來我這邊,我用那枯樹和劈的柴升好了旺火。我和你摟抱在一起,彼此的取暖,你的光滑叫我皮膚打顫,你的發香叫我迷醉,我們象用一隻杯子在喝牛奶,再吃蜜制的糕點和奶茶。
  
  火焰再越燒越旺,我們的愛到了極致,你就那樣得靠著我,你的肌膚就象被火烤紅似的,讓我吻遍你被火烤熱的每一個地方。
  
  啊?我的癡情人,請讓我抱緊你,要不那焰火熄滅,黑夜來臨,你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夜裡的歌聲總是這樣的飛起,而我愛的歌又在哪裡?我一次次再問自己。看著在這冬夜裡冰冷的自己,什麼也說不出。
  
  不是我不愛你,而是你不給我愛的機緣。如果你聽到我給你寫的歌飛到你愛的夜空裡,那該多好啊?就象我在夏夜裡的黃昏摟抱著你一樣,那樣的火熱。
  
  你靦腆動人的模樣時不時的會出現在我的眼前,叫我無法忘懷。特別是你的矜持的美,害羞迷人的美,懵懂得叫我想個不停。
  
  一個個的冬夜就這樣無情的過去了,而我想你的念想沒有斷,因為你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姑娘,只有你才是我午夜裡的想像。
  
  愛的歌聲還在飛揚,你是我最美麗的想像和愛的構想。
  
  不論你飛到天涯海角,我的歌聲都能找到你,你是我黑夜裡不散的雲霾,是我愛的傷心霧霾。
  
  我在今夜裡又睡不著覺了,就象你又依偎在我的懷裡。那樣聽話,那樣乖順的叫我吻著你的耳垂,隔著你的睡衣揉摸著你的R房,你的呼吸,你的呢喃,一次次的把我攝魂在愛的夢裡,我在如醉如癡的想,如醉如癡的構築我愛的搖籃。
  
  冬夜裡劈裡啪啦的火光又在燃起,我在不停的想你。
  
  遠方我的癡愛,我迷你的戀人。
  

獨守一紙墨染,瘦筆如花

Le 7 décembre 2016, 05:31 dans Humeurs 0

如果,愛,可以沒有傷痛,你我是不是可以更多一份勇敢,萬水千山不受阻,深情眷戀不懼負,執筆合心,脈脈含情,共訴一世長情不渝!
   如果,愛,可以沒有傷痛,你我的人生,是不是就可以少一份遺憾,多一份圓滿?當夜幕降臨,望月色清寒,內心依舊一念即暖除皺
   如果,愛,真的可以沒有傷痛,你我的內心,是不是便可以不再有唏噓感歎,即便各自一方天,也是身遠心相近。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人生,總是為情所困;情深,總是為傷所中!相思的渡口,纏綿繞骨。有緣相識,卻無緣相守,任憑殘香鋪滿路,淚灑花箋無以顧!
   韶華彈指芳菲暮,身陷紅塵誰人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果,你已是我最深的眷戀,那我可曾是你心頭的牽念?我為你凝神盼顧,情深難訴,你又為誰心存歉疚,憂思難複?
   以一支素筆,畫一顆玲瓏心, 你便是我心湖中,最美的漣漪。不問情緣何處?不拘君心何故,我都要以一朵花開的姿態,靜守著那一隅的芬芳。求之不得,棄之難舍!我會用最深情的溫柔,輕撫著我們燦若煙花的似水無痕,你若不棄,我便不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臨窗聽雨念君安燈飾,弦曲漸亂淚輕彈!纏綿如霧,傷感無數, 如果今生有約,可否來生相依?我願陪你萬世輪回,與你紅塵相伴,策馬奔騰,對酒當歌,伴你共用人世繁華;兩情相悅,兩心相融,我願與你綠綺傳情,撫琴癡訴,用你心,換我心,許你心靈交匯,柔情似水,始知相憶深。
   書寫一段眷戀,如癡如狂!如果世間真有神話存在,我一定要為愛譜寫一段絕世傳奇,然後傾盡一世深情,付盡一生所愛,攜手共老,生死相依,情刻骨,愛融血,讓至死不渝的真情,演繹心中最美的愛情神話,伴海枯石爛,隨地老天荒权证,愛你,初心皆不改!

他嘴角不自然的流露出了喜悅

Le 18 novembre 2016, 04:58 dans Humeurs 0

 夜,很黑,月如銀鉤迪士尼美語 價格,夜色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天將黎明時期。刮了一整夜的風也終於的停了。在通往咸陽方向的山道裏,一對穿著銀色的盔甲的輕騎兵正押解著從各國挑選三千童男童女,急速向東而行。
  
  幾個月前,巧言令色的術士徐福得到始皇帝的信任,打算用這童男童女,二次東渡蓬萊取得仙藥。眼前的這些童男童女就是剛剛菜徵集回來的。
  
  不遠處的懸崖邊,歐陽毅然不為寒風微微挺直了脊背。
  
  幾年前,徐福第一次東渡時,他的父親因為考慮百姓,勞民傷財且井不一定有所獲,於是大力阻攔始皇帝,卻不信被徐福陷害,招來殺身之禍,那時候,年僅十三歲的歐陽毅然也被流放到燕國邊緣的不毛之地,自身自滅。好在他的父親是一個武將,在生前傳授他武藝,想讓他為國效力,否則在這般戰亂紛飛。虎狼出沒,瘟疫盛行的地方,恐怕自己早已經死子非命了。
  
  等了那麼多年,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他暗暗的想一定要假扮成秦軍,混進去,待到與徐福一同東渡之時,殺了他為父親報仇血恨。此等血仇不共戴天。想到此,他猛地站起身來,摸出藏在袖中的一把短刀,借著即將消隱的夜色,向那隊人馬急急地奔去。刀子在最後一名秦軍的脖子上抹下去,血從喉管出慢慢的留下。誰知被押解在隊伍當中的一個女孩突然轉過臉來的時候,突然就被眼前的一冪驚呆了。旋即她臉上的驚恐便被欣喜代替,壓低了聲音對已經愣在原地歐陽毅然的說迪士尼美語 評價:“大俠是來救我們的嗎,這太好了。
  
  他並沒有搭理她,匆匆的換下那麼士兵的衣服。然後迅速的跟上部隊,並且大聲的對已經掉隊的女孩命令道:快跟上。
  
  於是,女孩笑了。第一眼看上去,她是十六七歲的年紀,面容嬌好如同滿月,眉目間卻仿佛充滿了哀傷,憂傷。這般的女子不是尋常人家所有,這般女子,恐怕不常見。要不是徐福禍害,再過幾年,定能找到一個好人家,過上夫妻和睦的生活,憑她的氣質就算嫁入豪門也不是不可能的。
  
  她穿著粉色衣衫,雙手被綁在胸前,用一根長繩與隊伍牢牢拴在一起,如今那長繩就要繃直了,所以歐陽毅然不得不輕輕地推了她一把。然後惡狠狠的對她說,我不是來救你們的,我是來殺人的。女孩依舊在笑,調皮對他說,是啊。不殺人怎麼救人呢。她身上發出淡淡的香氣,使人精神舒坦。她居然慢慢的走向他,伸出手用手帕來,慢慢的擦拭他的臉。大俠臉上沾了那士兵的鮮血。幫你擦一擦。他接過手帕退後了,胡亂的擦了一般。想把手帕送還給她,又覺得不太好,於是放在懷裏。一路無言
  
  天已大亮,再往前走就已出燕國的邊界迪士尼美語 評價,咸陽也是越來越近,離父親的大仇越來越近。父親的大仇終將得報。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