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讓心輕到沒有力度,輕裝前行

Le 23 février 2017, 04:39 dans Humeurs 0

遠離人群密度越來越厚的空間,遠離空氣越來越稀薄的城市;以我為座標,城市為圓,生活的重點是半徑;突破,已成為一種奢侈。
 
  路過時光,去到最遙遠的天涯,立於時光的盡頭,讓笑容濃淡相宜。一些懂得,無法言說;一些悸動,無法回應;文字總是太輕。
 
  有時,總是無法取悅自己,亦不會取悅別人。於是,只能一直沉默,沉默不是漠然,那只是一種專注;即使,專注只是一種無聲的表情。
 
  聰明如你,已懂得步步為營;愚笨如我,一步一趨,透支太多。如你懂得微笑背後的無奈,請你保持漠視,我便有足夠的力氣,回頭。
 
  流年光影中,幻覺紛亂了情感,真偽難分。
 
  用文字在心中構築的世界,退去了斑斕的色彩,變成灰色的記憶;如鏡頭下流動的光影,清洌,純粹,乾淨,滲出淡淡滄桑。文字的力度,瞬間擊碎隱秘的靈魂,生生剝離。
 
  安靜著,喧囂著;這簡單的日子,不帶修飾的語言,赤裸裸刺破靈魂深處的柔軟;死寂般的緘默,熱情如潮水般退卻。
 
  陽光已是明媚,如是恢復之前的摸樣;單純的日復一日,把無奈和憂傷,在緘默中揉碎,消化;連錐心的疼痛都不抱怨。
 
  一些念頭,生生卡在這薄涼裏;“濃淡”是否無法稀釋成另一種自然的色彩狀態?
 
  誰拿流年亂了浮生?飄蕩在時光隧道裏的靈魂,薄涼的,溫暖的,漠然的,煽情的,素色的,豔麗的,它們以各自的方式存在著,很美;只是,生生剝落一些,深入骨髓的東西,那是時間烙下的骨血。一場文字的傾訴,只為取悅自己。以告慰,那曾經無處安放的靈魂,把一切揉碎成灰。
 
  粒粒塵埃,都是我的祝福。揚在風中,作一次無聲的告別。然後。
 
  人生沒有完美,情感,生命,皆是幻覺。明知結果,已於過程早先抵達;仍要沿著光影的隧道,履行過程。這是你的,我的,她或他的,宿命!

飲下我念你時,眉間沾染的情愫旖旎

Le 6 février 2017, 05:29 dans Humeurs 0

秋天的夜,顯得格外寂靜搬屋服務,月光如海,投影在心波之上,有漣漪,有深醉,有不知名的思緒繞在眸裏,此時無聲勝似有聲,怎個糾纏那,涓涓就入了心骨。斟一杯秋思,飲下夜的醉,飲下風的迷。
 
  夜風輕拂,我在光陰裏落座,提筆在深秋的脈絡刻下心語,一灣水色的憶,一粒銀雪的念,
 
  一箋楓紅的詩句啊,是我內心深處為你寫下的靈魂的獨白,一段未曾老去的情懷,依舊在歲月的詩箋裏鮮活,氤氳,你的名,如雨,漫過心海,相思氾濫。
 
  一灣皎月,懸掛在天際,給朦朧的夜添了一份銀色的流光,我在窗下淺思,秋深了,空氣越發的薄涼了,風夾著雨絲,吹開了記憶,淋濕了思緒,念如潮水般湧來,你就安然的住在心窩,我伸手低眉便能觸及到的地方。因天涯雖遠,只要有念,我想千裏也是咫尺之間。
 
  站在紅塵的驛站,想你,心頭便有一米陽光的暖,即使是秋深霜重,即使是淒風苦雨;念你,眸裏便有一首眷戀的詩,即使是無平無仄,即使是無韻無律,也要把想你念你時的思緒,用心調一幅水墨丹青,秋的情,秋的雲,秋的雨,秋的韻,都在這幅畫裏和著念,風情透骨,禪意銘心。然後將風景裝表,掛在你時來的路上,好讓你一凝眸便會與最美的秋邂逅,解讀它的深情。
 
  秋意漸深,秋色娑婆,無論是行於陌上,還是端坐光陰,回味人生的情緣,那抹念依舊在紅塵深處靜好。與你遇見,從不後悔,與你相愛,從未辜負。有了你,我不再向天借那三寸日光,因為你已給了我足夠的暖,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心有多美,世界就有多美,我願以一顆心的高度愛你香港植髮,仿若就已擁有了整個世界的春天。
 
  秋情染眸,秋念深深。細數指尖劃過的光陰,有秋藤生長,有愛戀繾綣,有秋水幽幽,繞住心魂,纏進我為你寫下的所有的詩篇,一首秋意氤氳,一首秋深露重,一首天涼加衣,一首深情款款。人生啊,有情有意有念,我想心就不會孤單到哪去,晨夕暮鼓裏,每一天都是美好的,愜意的,也是值得我們用心去珍惜的。
 
  一扇秋窗,裝著時光的故事,一枚心思,暖了寂寞的花涼。聽風拍打著心岸,想那一池秋水,藏著多少動人的漣漪,一葉小舟,載著多少情深意濃,你不說,我不說,只用心,用眸去領會,去品味,那滋味,那繾綣,那從彼此靈魂深處滋生的瓊漿,只一滴便是醉了,何況我們已約好,要用一生的時光來釀。
 
  依著靜靜的深秋,任思緒蔓延。酌一口秋茶,一陣暖流瞬間便貫穿了全身,看著杯盞中浮著的細碎花瓣,有季節落下的唯美,有你每日溫馨的蜜語,有你我心裏隱喻的暗香,這一杯飲的是甜美,是幸福,是光陰落盞的唯美人生。
 
  秋葉,枯綠相間,秋花,滿地落紅,柔風,綿綿入骨,細雨,纏纏入心,還有那一池蕩漾的秋水,無不彰顯了秋季的美,如詩,如畫,就算是隨時間的荏苒,秋自會凋零,但只要來過,就是人間最美的蒹葭,如同有些緣來過,總會在心裏留下刻骨的痕跡,或憂傷,或美麗,或惆悵,或寂然,都是最值得珍惜的一種情懷。
 
  人生啊,不管是四季裏的哪一季,只要用心來過,用心念過,用心愛過,用心行走過每個日出暮落,我想那一季都有花開滿城的美,韻味傾城的醉,就像這秋色越來越深,秋意越來越濃,秋花也在一陣風後滿地殘紅,秋深有痕,總會給人帶來一絲絲的遐想,相信只若心不凋零,任秋漸遠搬運,任冬將臨,任天氣兀自變得有多涼有多冷,相信思念依然會無恙,世間的愛依舊溫暖如初。

朝霞住在美麗的蘋果樹上

Le 4 janvier 2017, 05:33 dans Humeurs 0

所有愛的幻想 都是那麼的蠢蠢欲動,就象那窗櫺上抖動的顫音在此起彼伏,相思的魚兒在龍門裡跳舞,烤熟的麵包突然發出陣陣美麗的清香,蘋果的香在愛的桌上來回的奔跑,就 象此時夜就降臨在樓梯口,就象那樓梯乃是活的軀體所造,萬物都生於土地,土地乃是萬物之本botox瘦面價錢。就象那超重的輪船在海面上傾斜,因為此時是那亡命之徒在駕駛。 就象那牧畜在搖頭晃腦,蝴蝶掉落在海中一樣,籃子在黃昏裡流浪,萬物皆是這樣的美麗,都生於土地,長在土地。
  
   啊!此時如果我有一粒沒有生銹的種子,只要有一粒能生根發芽的種子,我就可以睡在你美麗的搖籃裡,在這裡迎到黃昏見到黎明,我要靜靜的等待,直到那萬籟 寂靜。此時我就象看到那些拿著盾牌的臉,他們都瞅著田野裡的花和石頭,他們都是為欺世盜名而活著的人,就象海底的水生植物,就象林中樹上的樹葉,可是誰能 從天空透過白雲看見這座森林?我真的害怕,害怕黑浪滾滾沖我而來,我女是一陣風,將消失在幽深的海底,將一去不回來,刮起黑黝黝的牧場上的塵土。
  
  四周都是象鐵廠裡發出鐵榔頭叮噹作響的聲音,有人在彎著腰在鍛造鐮刀,他的頭在火光照耀下閃閃發亮,就象屋子裡燃起一堆柴火,疲倦的學徒工躺睡在桌子上,火盆裡的煙霧騰騰,蟋蟀發出了吱吱的叫聲,就象那島上的野獸,都在熟睡,在洞裡發出呼嚕鼾聲。
  
  啊?愛呀!能動的愛,是夜的歌聲嗎?是飛旋還是起跳。我真的有些六神無主了,我最愛的情人哪?你在哪裡?哪裡才是我棲息你美麗的去處。冬天的暖爐早已給你生起,可是你卻冰冷的還在舊地一動不動。噢?我真的好茫然,不知道咱們何時才能相見。
  
  冬天真的好苦,除了我愛你的榻,什麼都是冷的。此時就象你過來我這邊,我用那枯樹和劈的柴升好了旺火。我和你摟抱在一起,彼此的取暖,你的光滑叫我皮膚打顫,你的發香叫我迷醉,我們象用一隻杯子在喝牛奶,再吃蜜制的糕點和奶茶。
  
  火焰再越燒越旺,我們的愛到了極致Pretty Renew 黑店,你就那樣得靠著我,你的肌膚就象被火烤紅似的,讓我吻遍你被火烤熱的每一個地方。
  
  啊?我的癡情人,請讓我抱緊你,要不那焰火熄滅,黑夜來臨,你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夜裡的歌聲總是這樣的飛起,而我愛的歌又在哪裡?我一次次再問自己。看著在這冬夜裡冰冷的自己,什麼也說不出。
  
  不是我不愛你,而是你不給我愛的機緣。如果你聽到我給你寫的歌飛到你愛的夜空裡,那該多好啊?就象我在夏夜裡的黃昏摟抱著你一樣,那樣的火熱。
  
  你靦腆動人的模樣時不時的會出現在我的眼前,叫我無法忘懷。特別是你的矜持的美,害羞迷人的美,懵懂得叫我想個不停。
  
  一個個的冬夜就這樣無情的過去了,而我想你的念想沒有斷,因為你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姑娘,只有你才是我午夜裡的想像。
  
  愛的歌聲還在飛揚,你是我最美麗的想像和愛的構想。
  
  不論你飛到天涯海角,我的歌聲都能找到你,你是我黑夜裡不散的雲霾,是我愛的傷心霧霾。
  
  我在今夜裡又睡不著覺了,就象你又依偎在我的懷裡。那樣聽話,那樣乖順的叫我吻著你的耳垂,隔著你的睡衣揉摸著你的R房,你的呼吸,你的呢喃,一次次的把我攝魂在愛的夢裡,我在如醉如癡的想,如醉如癡的構築我愛的搖籃。
  
  冬夜裡劈裡啪啦的火光又在燃起張家界旅遊,我在不停的想你。
  
  遠方我的癡愛,我迷你的戀人。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