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回憶在無數次的發酵中膨脹成了苦澀

Le 16 mai 2017, 05:35 dans Humeurs 0

這苦澀滴穿著溫柔,蟄伏在每個長夜的背後,驚醒了隱藏的疼痛,變成了雨在外面的天空飄灑著!一滴滴的淚,一陣陣地雨凝結成了張望,慌亂著,流淌著!
 
  疲憊的心被淋濕在雨裏,陣陣的秋雨,時而滴滴答答,時而淅淅瀝瀝,像你的話語。
 
  隱藏不住的憂傷,像雪天,你深淺不一的腳印裏,駐滿了我守望的辛酸。尋你,已被路邊的枝杆,劃得遍體鱗傷,夢裏,心依然,依偎在你身旁,你用寬闊的臂彎,攬起一軀輕體輕輕的療傷。你的溫暖,是我想停靠的港灣,讓心不在飄搖,不在漫無目的的簸顛!
 
  牽念,輕撚著如風的時光,無奈搗碎著淩亂的思想,這樣一個微涼的夜,心,為誰妖嬈,為誰感傷。思緒攪著一池碧水,慢慢的伸展,蔓延。心事愁著、亂著,像狂風吹亂的頭髮。此刻很想把那種糾結搓成長長的繩子,將你拽到我身邊,也許人的感情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
 
  想你的腳步,在月下徘徊了千遍,一任飛來飛去的流言把心,一次次的托起又深深的淹沒。你深情的注視,仍是我心中的一片藍。把心寄存在月亮之上,每個月夜,你熟睡的笑臉旁,撒著我一眸窺望。當愛已成往事,你可曾記得曾經說過的諾言!
 
  很想為你寫一首詩,卻怎麼也找不到合適的語言!愛,在無情歲月中變淡,曲未終人已散。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真情到底能走多遠?
 
  愛如夢,在心底被送了一程又一城,似雨,滴不盡得今生情深緣淺!無情歲月改變了很多東西,只有你沉澱在我心底成了無法觸摸地疼!隨著風起,隨著雨落,隨著月彎,隨著冬寒!
 
  心,被昨日的憂,打成千千結,被歲月的手越解越緊,無奈,被串成一個個月色朦朧。如昨日你離去時憂傷又無法形容的側影。
 
  滾滾紅塵,情緣如夢,如花凋零,無奈流水匆匆,把一份勿忘,種在心的一角,愛著、痛著、戀著、望著!攜一絲遺憾,帶一絲感傷,飄去愛的彼岸,等你偶然一現。
 
  等待象一只受傷的鳥,在枝頭茫然,守望似嫋嫋升起的炊煙,流浪到了有你的天邊。俯在額頭上的幽怨,在每個無眠的夜,淒舞於白茫茫地壁牆,歲月的手掌上刻著錯過!習慣了孤單,習慣了聽憂傷的歌,習慣了蜷曲在某個角落,看春去春來,望花開花落。
 
  無數黃昏,單薄的身影,徘徊在飄滿落黃的深巷,風,輕撫著捲曲的秀發,街燈照著淚痕劃過的臉頰。一季季的草香,一片片的落葉,素顏難描落葉怨!愛到魄散不知倦!心,在秋天的荒草中茫然、慌亂。
 
  與你的相遇,情緣也好,孽緣也罷,終究是,天明人未醒!一任情有獨鐘,殘月冷清,來去匆匆,閑花滿地落,心碎悄無聲。
 
  牽一匹瘦馬,伴一路西風,踏著無聲無息的古道,黃昏下,一曲小橋流水,斷腸人流落在天涯!
 
  都是我不好,那年年輕懵懂,那年的年少癡瘋!讓愛變成了彼此的傷!歲月的車輪下,被蜚短流長淹沒的心,慢慢變得堅強!不再計較傷口經常被當花觀賞!天涼夜深,淺趟一路的守望,終究悲涼,真也好,假也罷,已覆水難收。眼眸因你暗了的憂傷,那麼長!
 
  許是與你分手時一同淋得那場雨,以致這麼多年來喜歡下雨,習慣了和雨一起哭泣!於是每個雨天把心情寄託於筆尖,讓心中的感傷、糾結在筆尖上飛舞,把無望的愛在鍵盤上敲打成沉默的花瓣!開出一朵朵心蓮。
 
  紅塵深處,你已將我散落,如絲絲秋雨……

再戰前瞻綠營: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處理完

Le 16 mai 2017, 05:35 dans Humeurs 0


台灣中央社台北15日電,"立法院"經濟等6委員會今天再戰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表示,上午預計會有3波衝突,但現在還沒討論到預算,條例今天無論如何都會處理完。
"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教育及文化、交通、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今天排定聯席初審"行政院"版與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曾銘宗版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朝野都甲動備戰。
李俊俋表示,黨籍"立委"上午分爲6時、7時30分兩批到場,希望今天可以結束,估計下午可以處理完。早上恐有3波衝突,第一次是經濟委員會召委、民主進步黨籍"立委"邱議瑩上台主持,他們就有意見,第二波是確認議事錄,最後是爭議最大的第7條條文。
李俊俋說,8年新台幣8900億事先框住一個說法,把所有東西整合起來,預算是2年一期分期編進來,現在也不是討論預算,"大家就看著辦"、"今天無論如何一定會處理完"。
李俊俋表示,隻要特別條例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後,"行政院"的特別預算就會送到"立法院",第一期2年的預算就會先送進來。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taiwan/2017-5-15/news_content_161966.shtml

龍七公:從「內蒙王」看家族政治

Le 8 mai 2017, 10:09 dans Humeurs 0


五月五日,從內蒙調中央連任十年的副國級領導布赫逝世。官方對其極盡殊榮,訃告稱「無產階級革命家、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民族工作領導人」。黨報《北京日報》的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新聞標題則是:「全國人大原副委員長布赫逝世,一家三代奉獻蒙古」。這個標題的差錯先不說(內蒙古簡稱是內蒙,而不是蒙古),廣大網民紛紛留言評論,我家三代也想奉獻內蒙。為甚麼?
布赫長期任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其父烏蘭夫,也是從內蒙主席到國家副主席,其女布小林是現任的內蒙主席。因此民間把這家原姓雲的蒙古族家族稱為「內蒙王」<a style="color:#4E443C;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derma21.com/chi/female-hair-loss.html">女性脫髮</a>,現在則是「內蒙女王」。布赫家族的情況比較特殊,如此延續安排,應該有維護民族地區團結穩定的統戰考慮。但家族政治、裙帶關係在中國是不爭的事實。現任高層領導的情況不好說,民間各種傳聞也不提,就說說離任領導和官方媒體確認的事實。
前總理李鵬的兒子李小鵬,從華能電力的董事長到山西省長,再到交通部部長。最近出任浙江嘉興市長的七十後胡海峰,此前也任國企領導,其父是已離職的胡錦濤。最近調任陝西衞生計生委黨組書記的胡誌強,長期擔任榆林市委書記,其父是山西省委前書記胡富國。
中國官媒曾批日美等國的家族政治<a style="color:#4E443C;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removal-hk.com/home.html">搬寫字樓</a>、裙帶關係,甚麼爺孫首相、父子總統。確實,這種現象在西方民主國家並不少見。子承父業,家族有從政的傳統,就像體育、藝術、書香世家一樣正常。但和中國最大不同是,最終要靠民選上台,而且是競爭性選舉。
間接選舉結果內定中國各級政府有個形式上的選舉,但是間接選舉,不是海選,而是有人代表選民選,更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競爭性選舉,結果早已內定。現任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公開發文,含蓄地提到陪選:「當年,我被列為上海市副市長的差額人選。組織意圖十分明確,上海市也從未出現過組織意圖落空的情況。我們都是黨的人,必須聽黨的話。因此我暗下決心,絕不能讓這種現象在我身上發生。在投票過程中,那些發自內心認可我、支持我的代表都按組織意見投了票。雖然自己被『差』了下來,但完全實現了組織意圖。」至於各地、各機關真正的一把手書記,則連選舉程序都不走,直接由黨任命。這當中會不會像陳雲說的「還是用我們自己的孩子放心」?
這些是中央、省市的情況,到了廣大的基層縣,則完全是盤根錯節的家族政治、裙帶關係網。曾在河南新野縣掛職兩年的北大社會學博士馮軍旗調查發現,在這個副科以上領導幹部一千零十三人的縣,具有血緣和婚姻關係的政治家族就有一百六十一家,每十個幹部中至少有一個背後有家族勢力,兩成幹部屬官二代。
過去工農子弟除了考上大學,很難吃上皇糧,成為國家幹部。現在大學普及,有錢就能上,上了也白上,畢業以後的就業是另外一回事。最低級公務員可以考,領導職務則是選調。考上以後的升遷,則基本是提拔任命,需要關係。
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當年無產階級革命家鬧革命,打的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旗子。革命成功後,則是紅五類、黑五類的階級劃分,所謂「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遇羅克用生命的代價寫成《出身論》,反對血統論和株連,好不容易換來恢復高考後的「學好數理化<a style="color:#4E443C;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diamondcoral.com/hk/filter-comparison.html">淨水器比較</a>,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唯才是舉。可是現在又進入了「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的拚爹、拚乾爹時代,政治上則提出「紅色基因代代相傳」。這讓沒有紅色基因或吃了轉基因的我們,如何是好?
傳媒學者喬木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08/00184_012.html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