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躺在床上,兩眼BBA 就業死死地盯著發灰的牆,使勁地想一些過往的事情,或者緬懷一些人或事,或者幻想一些悲慘的劇情,目的是讓自己想哭而哭不出的眼淚,好輕易地,嘩嘩地,一波又一波的流出來。
  
  這樣說來,會不會有人覺得我很變態呀!別人都是強忍著眼淚,因為這是堅強的代表,而我卻反道而行之。即使別人誤會我的這種行為,我也為之喝彩。再堅強的人,也需要眼淚來安撫的,難道不是嗎?
  
  只不過,有一些人,在人前,永遠都是嘻皮笑臉,再怎麼不開心,再怎麼難過,他都能夠一笑而之,不當一回事。其實我是特別佩服,儘管我曾經幻想自己也是這樣的人,但真做起來,我怎麼都難做得到,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以前在班上,我後桌的同學是一班幹部,人開朗得很,說來,若不是她,原本少言寡語的我,也許到現在還是金口難開,我小時候很文靜的,有問必答,但也不多說一句浪費口水的話,親戚看著我小巧玲瓏,都說可愛,可是不怎麼說話,太內向了。一直都是獨來獨往,朋友不多,玩得來的同學也不多,談心的同學更是一個巴掌都不夠。
  
  我後桌的同學上課特別活躍,老師提 問積極舉手回答,即便答錯了,或者答得很離譜,有時鬧得全班都哄堂大笑,她自己也笑了起來,她就是一開心果。下課時,她總會用筆或者書本掐我後背,也不算 掐,問我這個問我那個,有些書本上的知識點,她總是能想到我答不出來的問題,我原本以為考試時我一定能超越她的,因為我很努力,課餘的時間,我都用來溫習。有句話“笨鳥先飛”,我說呢先飛也不一定能超越,後來的幾次考試,她都能輕鬆的排名靠前,起碼比我前十幾名。那次,是我印象中記得的第四次偷偷流淚。感覺自己多委屈似的。
  
  第一次是很小的時候,被一只好大好肥的狗給咬了,哭著喊爹喊娘的,後來去醫院打了針,回來還偷偷的哭了一回,疼得我要命,以為自己就這樣掛了。
  
  第二次是一位很尊敬很愛的人走了,我懷念她,一連幾天都未能調整過來,每天晚上都會夢到她,然後睡醒了,眼角還掛著淚水。
  
   第三次是剛升初中的時候,被一群男同學欺負,那幫混蛋,偷偷在我的書桌弄些小動作,我去找老師告狀,結果也沒罰他們什麼,老師只是說兩句就糊弄過去了, 後來,他們便把我的書桌徹底搞癱瘓了,氣得我眼淚嘩嘩的流,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丟臉呢!那時候,青少年時期都有叛逆期,我記著這事,討厭老師這種不負責的 做法,也不認真學他教的功課,像是故意與他作對,現在回頭想想,是真的覺得自己特傻,這樣做,最後學不會知識的還是自己,最後沒好處還是自己,傻呀我!
  
  還真是多虧我後桌的同學常常與我聊天,我發現無論什麼時候,她都能笑,雖然我沒能與她交得知己,但是同學三年一場,也的確讓我受益匪淺,後來初中之後,我真的變化很大,再也不是以前那嬌羞,內向的小女孩。就算遇著陌生人,也不會扭頭就走了。
  
  還有一些人,動不動就嬌情,用眼淚來博得同情,用眼淚來撒嬌。我最看不慣了。
  
  專校的時候,因為專業的原因,班上的女孩子特別少,但也沒有因此而都團結起來,分派分團的仍然有。那時候,班上的男同學總會對一些長得好看的會撒嬌的女同學愛炫耀,愛獻殷勤。
  
   有一位女同學,就坐在我旁邊的一組,開始不覺得企業管理什麼,不熟嘛。後來也聊了那麼幾次,就覺得結不了黨。我大大咧咧的,沒有像淑女那樣,也不會撒嬌,也不會 賣萌。與她相比,我倆還真是一個天,一個地。她就厲害著了,對著男同學,那個嗲嗲的聲音,撒嬌的功夫,我是打死都學不會了。
  
  有一次,學校組織勞動。我們班上也分成各小組,到不同的區域去,什麼鋤草、翻土、掃地、拖地、搬東西的、修理的,等等,啥子的活兒都有。我分到貼海報、貼標示,她分到去打掃操場。這不,我是第一次見識到她的功力。
  
  “唉!掃地肯定又多灰塵,又曬死了,肯定累死了!”她在那裏嘟著嘴,滿臉都寫著大大的委屈。
  
  旁邊走來了一男生,坐了下來,撐著下巴,笑嘻嘻地對她說:”不用怕,我跟你一組,你到時就站在旁邊就行了,我們來做。不要哭了,好不好?“
  
  ”那怎麼行呢,我什麼都不用,你們把我的活都幹了,那你們不就很辛苦。“女生溫柔的說。
  
  ”沒事,為美女服務我榮幸之極呢。“
  
  ”真的嗎?討厭,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女生捂著臉,嬌羞的把眼神移到別處。
  
  ”等下放學,我們出去逛逛吧,聽說今天廣場那裏有表演,可好看了。“男生開心的說道。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已經起雞皮疙瘩了,這不是情侶勝似情侶,這不是在打情罵俏嘛。實在是看不下去這嫵媚功夫。
  
  後來有一次,我跟她起了爭執,互相都大罵一頓,就差點沒有動起手來了。那幫男生也真是夠了,事後就只顧著安慰她,我完全就是空氣。
  
  以前的事情往往就記得很清晰,出來工作之後,我就完全不記得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流過眼淚,印象很模糊。像是失憶了似的。
  
  記得最清晰的一次,是有一次晉升的機會,跟我一起競爭的還有三個人,人事部的總監都找我們談話,問什麼我都不太記得清了,只記得唯一錯失這次晉升機會的原因,是我把一個數字的填錯了,40KG寫成了80KG,一失錯成千古恨啊!就這樣,從這裏開始,我的人生便發生了如天翻地覆地變化。
  
  回到宿舍,我也哭了,恨自己,怨自己,討厭自己,既是心痛又是鬱悶。
  
  我看著發灰白牆,勾起那些往事,總是忍不住把往事想得悲情化。每遇到心煩意亂的時候,都會偷偷地想些好悲傷好痛心的想像,來滿足自己慘痛的心情和無辜的眼淚。
  
  我不是不堅強,反而,我是堅強的女人,無論遇到多麼糟糕的事情,我都會把它當作雷,趟過去就行了。記住這一次的教訓,下不為例。
  
  我總是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因為相信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所以,每逢遇到祭拜,我都會很誠心,很誠意,心裏默默期求來年順利,事事順心。也許這些只是我們的心靈安慰,反正,這麼些年,我從未事事順心過,從未事事順利過。總是做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狀況外的。
  
   我把它當作曆練,也許,這些都是財富,現在在我年輕的時候,我總會遇到這樣那樣不如意的人或事,我應該慶倖,在我年輕的時候才遇到,我可以有更強大的內 心與定力去應付這些困難,也能很容易的去解決。到我老了,再遇到什麼困難重重的,那都不是事,相比我年輕時,這簡直是小菜一碟嘛,是吧?
  
  在年輕時,必需學會“堅強”二字。不光說說,即使生活的利針把我們刺得遍體鱗傷,也能不屈不撓,這就是“堅”;即使天塌下來了,也能頂得住,這就是“強”。
  
  有人說,哭泣就代表懦弱;堅強的人不會哭。而我卻認為,人必須學會哭。哭是一種情緒,哭是一種情懷,哭是一種解脫,哭是一種釋懷。哭可以療傷,可以讓堅強成長。因為哭過,才知道堅強的可貴,才有勇敢走下去的動力與勇氣。
  
  我們哭,不是單單是流幾滴眼,在這之後,就是一副全新的面孔,去迎新的生活和新的挑戰。當然,哭這只是千萬種方式中最微小的一種。更多的釋放方式,千萬種,選一個王賜豪總裁合適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