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春來,就這樣過了一年又一年。我只是走著,沒有回頭。疲憊不堪的眼睛只看到了一道越來越高的牆。它當住了來自過去那些溫柔的話別。讓我覺得全臉部肌膚世界好像只有黑白分明兩種顏色。請允許我塵埃落定,用沉默埋葬過去。夢醒時分,枕邊多了些水珠。幾個月的快樂時光,卻要用一生來忘記,這個代價的確很大,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痛徹心扉,絲絲疼痛纏繞,淚不自覺的滑落。從來喜歡風花雪月的文字,觸動心弦,刹那間,淚流滿面。我想,我終是不夠勇氣,為了那些文字,在別人的故事裏,也會哭得稀裏嘩啦。
  
  塵埃落定,需要勇氣,也需要守護。然而一旦確定,便是一生的欣喜,那種感覺,是語言所不能表述的。我看著每天都在改變,一天又一天的韶光,一輪又一輪 的新日,一個又一個離去的人,其實我想說,其實我還在這裏,一直在這裏。今夜的我是一個落寞的人所以也請允許我塵埃落定,用微笑埋 葬過去的所有的憂傷,耳邊又傳來了容中爾甲的歌曲《故鄉》,“剪不斷的情啊隔也隔不斷的緣啊,漂泊的人忘不了你的愛,暖我的心是故鄉……”聽到了此歌曲, 就想到了在初中時語文課本上學過的餘光中的一篇課文《鄉愁》,那時候還真沒什麼感覺,也完全是為了讀書而讀書吧,根本就什麼都感受不到那濃濃的鄉愁。可如 今每次回家看見年邁的父母,感受鄉野熟悉的氣息,那陪伴自己長大的鄉間小路和曾經的所有所有,心才會被深深地觸動那無法言說的鄉愁!
  
  最貼切的關懷,也代替不了一輩子的寬容。於是,多少家庭為性格不和而離異,多少情侶因個性差異而分道揚鑣,多少激情之愛在燃燒中化為灰燼,多少人為了所謂的稱心如意而付出了一生努力和代價。一時的感動,代替不了一生的完美和諧;一刻的激情,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個性。感情是極其珍貴、脆弱的東西,經不起時時的考驗,經不起時間距離的考驗。可以愛的不在意高貴亦或卑微,也不論經歷的是繁華絢爛還是小溪潺潺。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裏》裏面的第一句歌詞,以前聽的時候,總覺得這首歌有金線美容種神秘感,但從來沒有仔細研究它。今天聽,有種別樣的感覺,終於體會出些許歌詞的深意。其實最喜歡的,還是那句“滿身風雨我從海上來,才隱居在這沙漠裏。”總讓我聯想到三毛。
  
  原來“請允許我塵埃落定”這句話,出自張愛玲與胡蘭成初見的照片,張愛玲將原照送給了胡蘭成,背面寫了這樣的話:“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 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裏開出花來。”喜歡安靜的光陰,連呼吸都是平穩而踏實的。總是在冗長的夢境裏完成生命現實裏不願上演的別離和割捨。沒有地 圖。我們一路走一路被辜負,一路點燃希望一路尋找答案過去的暢想有多快樂,現世的遺憾就有多悠長。誰把一季又一季的綠色原野,揉碎成泥土中潮濕的腐朽。而 我多麼喜歡踏實的感覺,是那種將心放下,慢慢品味生活的恬雅。我嚮往這樣的生活,能夠讓我在浮世如水的社會裏,體會著最簡單的快樂,讓我不至於失了自己的方向。特別深的夜裏,我喜歡與文字作伴,寫一段文字,聽幾首音樂,雖然孤獨可是心是寧靜的,不浮躁、不輕狂只是一味安靜。
  
  我慶倖,在這個浮世如水、物欲橫流的社會裏,我還擁有文字,擁有心靈的伴侶,能夠讓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為自己尋得最素樸的美麗!靜謐的夜,著一條素色的長裙,乘著皎潔的月光,獨步在這丹桂飄香的季節裏。淡淡的清愁,盈滿月的相思,桂枝上彌漫的是悠長的思念。CD機裏輕輕傳出劉若英那淡定、略帶寂寞的 聲音:“請允許我塵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過去,滿身風雨我從海上來,才隱居在這沙漠裏……在千山萬水人海相遇,哦,原來你也在這裏。”一瞬間,心間的琴弦 被那縹緲的意境深深觸動,時光如流水般悠然滑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 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哦,你也在這裏嗎’。”不管是哪個灣仔酒店式住宅季節盛開的花朵總是會在另一個時間裏悄然凋謝,就如同我現 在正在改變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