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清清爽爽的的涼意,浸透心房,在這樣的季節裏,所以的言語都顯得蒼白,所以的感覺都感受著蒼涼,唯有那癡情的眸子裏還充滿金色。秋,帶來了壹美健 水光槍如金般的思念,落葉般凋零的感受,清淺的歲月,吞噬了如華的年輪,留下了葉落般的感慨。在這風吹葉落裏,誰暖了我的心窩,誰又寒了我的心房,那一遍遍被蹂躪的感受,在秋風中不停的呢喃,不知這種躁動何時能消?
  
  當眼在葉落蹁躚中寒濕,思念就會在此時瘋長,夢也就在此聚首。於是,你成了我今生的繼續,那散落窗前的宵宵心事中,你便成了那觸摸不到的 風景,溫暖了我一生。風是你啊,葉是我,在這個葉都熟透了的季節了裏,心念隨葉落飄零著眷戀,留下了等待。在這淡淡的枯香裏,落筆寫下的是你的故事,把這千年的亙古化成我入目的期盼,這種不變的守候,漾開了桂花的清香。
  
  滿地飄白的花香,蒼白了似水年華,陶醉了一簾春夢,浸染了秋風吹落的回憶。心枯意長,你在我的心底刻下了永遠,拉長了等候的角落,延伸經年千回百轉的 苦澀。風吹了,葉落了,淚掉了,你來了又走。是誰催了葉落?是誰吹了淚落?是誰讓你來了又走?……翻身,打滾壹美健 水光槍秋意,摘下秋色一角,寫,一縷相思,吟,一段 情懷,抒,滿腔愛意,打馬紅塵,我在歲月的路上為你守候。歲月清淺,守候便成了淡開的心花,看著這心花滿徑的心路,祈,誰來輕踏?
  
  拾,痩筆一支,落,閑情一章,成,婉約千轉的詩篇;等,黃了葉落,守,涼了清秋,夢,灑落了芬芳,念,燦爛了魂牽,你,溫暖了我今生。秋,若不離我,我,便不棄你,你,要不棄我,我,便守候著你。雖然寂寞時常蒙蔽我的眼睛,但在我的夢裏常常會遇見你,烹一壺相思,紅在了夢裏,開在了心裏,融在了命裏。
  
  經年,留不住月色,月,來了又走,流年,留不住歲月,你,來了也走。俯身,拾起一個個破碎的月色,圓了個圓不了的夢。起身,撿拾遺落的歲月,留下了一 個留不下的你。點一盞心燈,把錯落在心頭的思緒,盤存於心間,沒有秋顏的季節,你在我的心間,沒有素顏的紅塵,你盤在我的心尖。花開無忌,花落無聲,秋 去,了無痕,月落,亦無聲,是誰在愛的時間裏遇見了誰,是誰在情的世界裏做了個窩。
  
  遇見後,擦了個肩,做窩後,遠飛走,擦肩後的路,泥濘而又感傷,遠飛後的天,渾濁又渾然,沒有秋的季節是個遺憾,沒有你的歲月是個缺憾。當秋老去時,時間會給秋一個問候,當歲月老去時,我會給你一個守候,世事無常,歲月無聲,在這個滿地金色的時光中,我同歲月一起奔天涯,尋覓那今生為之動容的風景,直到壹美健 水光槍地老天荒,海枯石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