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丟棄了身上的鱗片,遺失了背上的魚鰭,斷裂了的魚鰓使我快要忘記了呼吸…
  
  我,出生在一個快要將它名字忘掉的小河裏。那裏沒有喧囂,沒有煩躁,有的,只是一汪清澈的河水,還有那幾個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漩渦。一切似乎是那麼的理 所當然的美白寧靜,那麼的理所當然的平凡!在這裏,自由、安靜、和善、信賴等等,都是觸手可及的。而這一切的離開,源於最初的那個夢想。
  
  好像是在一個夏天,小河快要乾涸了。我,便背起了行囊,踏上了尋找水源的路途。帶著激動,帶著興奮,帶著好奇,帶著目的,我義無反顧的離開了小河。離 開小河之初,我的目的是明確的。因為我知道,我要尋找的水源,不是小河的源頭,更不是大海,而是天空!如此,便希望擁有一片自己的天空!走在這條路上,陌 生、孤獨、新奇,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我知道,這條路很長,也許一輩子也不可能到達,但是我不想過早的放棄,因為我要擁有一片自己的天空!
  
  一晃,離開小河也有十三個月了,記得是在我一個月大的夏天開始尋找天空的!但至今,卻從沒觸及過,有的只是海市蜃樓的幻影。
  
  十二個月,經歷了太多的事,初時激動、新奇也被時間消磨殆盡,乃至於忘記了曾經自以為是的夢想。而在這瞬息萬變的社會裏,似乎每一件事,每一個動作投資工具,都要被放大化:清明的眼神被貪婪的欲望掩蓋;純潔的友情因欺騙而心生妒恨;一句無心之話卻被有心之魚添油加醋……
  
  我不知道,是我擾亂了水的流向,還是水擾亂了我的追求。
  
  十二個月,也不是沒有一點收穫,至少我慶倖自己已經穿過了河流,來到了嚮往已久的大海。因為我的第一個領路魚曾告訴過我,大海是美好的,並且大海的盡頭就是天空,而這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
  
  當我來到這裏,所見到的和我想像中的是有很大出入的,雖然很不適應,但—直在努力接受。而到後來,便累了,不想再去問為什麼,也不想回答為什麼。唯有尋一靜處,學學阿Q那“樂觀”的心態,吐去心中的不快;也偶爾跑去海面,學學陶潛,做那暫時的避世魚。
  
  呵呵,可笑,可笑!那麼就這樣吧,沒什麼好說的,也沒什麼要說的。痛的時候就說痛,不想看的時候就不看,不要看不慣誰,因為沒有那義務。
  
  沒有念想,沒有掛礙,不能忘記最初的夢想,努力尋找一片屬於自已的天空,為自己,也為自己出生的那條小河,撒下香港離島遊一滴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