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葉的微傷,我躲在這顆慢慢開始枯黃的梧桐樹下,默默成長,感懷心傷,唯獨那份回憶的綿長,添堵了些許沉重的憂傷,我看見昏暗的天空,沉重如墨的夜色嬰兒奶粉過敏,沒有自己的影子,
  
  沒有自己的故事,也沒有自己想要去挽留的記憶。那些埋在心底的種子,是不是曾經的故事,是不是略帶傷感的回憶,是不是微微泛黃的時光刻著還有她的印記?
  
  曾經的我是不是很幸福,現在的我卻找不到答案能去填補,我悠悠晃晃,任那涼風吹起我額間的短髮,任那涼風吹落青澀的樹葉,我帶著幾分憔悴,也帶著幾分心酸,我跌跌撞撞開始胡亂的從我身旁找起我想要
  
  找尋的東西,跌倒在黑暗的馬路邊,那只有梧桐的黑影的路邊,我呆坐在這裏,任那石塊劃傷了指甲,任那落葉割傷了臉頰。
  
  那些心字成灰的詞語是不是可以代表著面如死灰的我,鮮血劃過臉龐,眼淚匆匆落下,我好似最心愛的東西丟了,也好似最完美的夢碎了,我找不到可以讓我伸出雙手的擁抱,我狠狠的抓起了地上的枯葉,卻也折斷了
  
  自己不是很長的指甲,揉碎了這一季的落葉,自己這雙略帶鮮血的手也揉不碎這一季的傷感離愁!我是不是害怕了,害怕這寂靜的黑夜,害怕這無聲的樹葉,害怕自己短短的記憶綿長的不會忘記!
  
  秋風冷,梧桐燈,哪些時光還在等?梧桐冷,夢三更,斷了誰的瀟湘魂!
  
  殘卷的黑雲遲遲不去,昏黃的路燈靜靜的在等,我躲在梧桐的樹下,看這一場落葉的繁華,勿念過往,且帶風霜,我安靜的,眼淚凝固了血液,打濕了我腳下的青葉,染紅的樹葉,帶著幾分淒然,仿佛隔著薄紗的繾綣上網卡 香港
  
  逗留的微風遲遲不走,想必是想帶走這眼前的妖嬈還有那一份散落在地上的思念!誰回眸,帶著婆娑的朦朧,誰回眸,帶著淒然的詞濃!夜幕低沉,雨落成灰,自己疲倦的腳步還會不會停歇,懶散的思緒,暈開一抹抹的
  
  風淡雲輕,只是過往依舊,而我如此,你還會不會偶爾想起,那個癡情的自己!
  
  煙雨裏的的話語,我絲毫沒有記起,收斂的情意,為何又會再次想起!跌坐在滿是青苔的地下,滿是枯萎的落葉,我微微伸開了手指,疼痛的思緒剝開心痛的自己,我接起一絲絲的秋雨,是否這冰涼的氣息,還可以
  
  麻痹我疼痛的思緒!我依舊聽著細雨,卻也難懂它想要表達的思緒,雨打濕了梧桐的寂靜,還是梧桐心疼了雨的思緒,我不懂這些寂靜的話語,只是雨打濕了我的薄衣,薄衣擁抱雨的哭泣!
  
  秋風的韻律,秋雨的恬靜,我只知道今夜的雨涼的好生徹底,只剩梧桐的寂靜,還有涼雨的宿命,是否這些安靜的涼雨都在陪著自己默默哭泣,是否這些沒有生命的梧桐都在敷衍自己的安靜!我悄悄的忘記安靜,
  
  抱著這顆滿是傷痕的梧桐,默默的開始抽泣,涼雨染濕了脆弱的發尖,薄衫掛起涼雨的眼淚,就連遠處的蟲鳴也敏感了此處傷感的安靜,是否這個模糊的身影,還是掛念這個可憐的自己!
  
  有時心會痛,仿佛這一刻變得很空洞。孤獨匱乏了黑暗的寂寞,寂寞卻又時時傷感的訴說!我磕磕碰碰走在這條滿是石頭的小路,許多感情都已真氣流露,秋葉掉落了乏味的故事,只是,有很多時候,我們不是不懂,
  
  只是自己會捨不得放棄,也就會捨不得那一份真情,是自己太過癡情,還是故事情節太過煽情!我不知道,只是自己偶爾會想去老舊的地方,撿一撿舊的彷徨,看一看舊的樓房,想一想曾經的快樂,念一念多情的過往肝纖維化 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