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人群密度越來越厚的空間,遠離空氣越來越稀薄的城市;以我為座標,城市為圓,生活的重點是半徑;突破,已成為一種奢侈。
 
  路過時光,去到最遙遠的天涯,立於時光的盡頭,讓笑容濃淡相宜。一些懂得,無法言說;一些悸動,無法回應;文字總是太輕貓糧
 
  有時,總是無法取悅自己,亦不會取悅別人。於是,只能一直沉默,沉默不是漠然,那只是一種專注;即使,專注只是一種無聲的表情。
 
  聰明如你,已懂得步步為營;愚笨如我,一步一趨,透支太多。如你懂得微笑背後的無奈,請你保持漠視,我便有足夠的力氣,回頭。
 
  流年光影中,幻覺紛亂了情感,真偽難分。
 
  用文字在心中構築的世界,退去了斑斕的色彩,變成灰色的記憶;如鏡頭下流動的光影,清洌,純粹,乾淨,滲出淡淡滄桑。文字的力度,瞬間擊碎隱秘的靈魂,生生剝離。
 
  安靜著,喧囂著;這簡單的日子,不帶修飾的語言,赤裸裸刺破靈魂深處的柔軟;死寂般的緘默搬屋公司,熱情如潮水般退卻。
 
  陽光已是明媚,如是恢復之前的摸樣;單純的日復一日,把無奈和憂傷,在緘默中揉碎,消化;連錐心的疼痛都不抱怨。
 
  一些念頭,生生卡在這薄涼裏;“濃淡”是否無法稀釋成另一種自然的色彩狀態?
 
  誰拿流年亂了浮生?飄蕩在時光隧道裏的靈魂,薄涼的,溫暖的,漠然的,煽情的,素色的,豔麗的,它們以各自的方式存在著,很美;只是,生生剝落一些,深入骨髓的東西,那是時間烙下的骨血。一場文字的傾訴,只為取悅自己。以告慰,那曾經無處安放的靈魂,把一切揉碎成灰。
 
  粒粒塵埃,都是我的祝福。揚在風中,作一次無聲的告別。然後。
 
  人生沒有完美,情感,生命,皆是幻覺。明知結果,已於過程早先抵達;仍要沿著光影的隧道,履行過程。這是優纖美容你的,我的,她或他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