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苦澀滴穿著溫柔,蟄伏在每個長夜的背後,驚醒了隱藏的疼痛,變成了雨在外面的天空飄灑著!一滴滴的淚,一陣陣地雨凝結成了張望,慌亂著,流淌著!
 
  疲憊的心被淋濕在雨裏,陣陣的秋雨,時而滴滴答答,時而淅淅瀝瀝,像你的話語。
 
  隱藏不住的憂傷,像雪天,你深淺不一的腳印裏,駐滿了我守望的辛酸。尋你,已被路邊的枝杆,劃得遍體鱗傷,夢裏,心依然,依偎在你身旁,你用寬闊的臂彎,攬起一軀輕體輕輕的療傷。你的溫暖,是我想停靠的港灣,讓心不在飄搖,不在漫無目的的簸顛!
 
  牽念,輕撚著如風的時光,無奈搗碎著淩亂的思想,這樣一個微涼的夜,心,為誰妖嬈,為誰感傷。思緒攪著一池碧水,慢慢的伸展,蔓延。心事愁著、亂著,像狂風吹亂的頭髮。此刻很想把那種糾結搓成長長的繩子,將你拽到我身邊,也許人的感情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
 
  想你的腳步,在月下徘徊了千遍,一任飛來飛去的流言把心,一次次的托起又深深的淹沒。你深情的注視,仍是我心中的一片藍。把心寄存在月亮之上,每個月夜,你熟睡的笑臉旁,撒著我一眸窺望。當愛已成往事,你可曾記得曾經說過的諾言!
 
  很想為你寫一首詩,卻怎麼也找不到合適的語言!愛,在無情歲月中變淡,曲未終人已散。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真情到底能走多遠?
 
  愛如夢,在心底被送了一程又一城,似雨,滴不盡得今生情深緣淺!無情歲月改變了很多東西,只有你沉澱在我心底成了無法觸摸地疼!隨著風起,隨著雨落,隨著月彎,隨著冬寒!
 
  心,被昨日的憂,打成千千結,被歲月的手越解越緊,無奈,被串成一個個月色朦朧。如昨日你離去時憂傷又無法形容的側影。
 
  滾滾紅塵,情緣如夢,如花凋零,無奈流水匆匆,把一份勿忘,種在心的一角,愛著、痛著、戀著、望著!攜一絲遺憾,帶一絲感傷,飄去愛的彼岸,等你偶然一現。
 
  等待象一只受傷的鳥,在枝頭茫然,守望似嫋嫋升起的炊煙,流浪到了有你的天邊。俯在額頭上的幽怨,在每個無眠的夜,淒舞於白茫茫地壁牆,歲月的手掌上刻著錯過!習慣了孤單,習慣了聽憂傷的歌,習慣了蜷曲在某個角落,看春去春來,望花開花落。
 
  無數黃昏,單薄的身影,徘徊在飄滿落黃的深巷,風,輕撫著捲曲的秀發,街燈照著淚痕劃過的臉頰。一季季的草香,一片片的落葉,素顏難描落葉怨!愛到魄散不知倦!心,在秋天的荒草中茫然、慌亂。
 
  與你的相遇,情緣也好,孽緣也罷,終究是,天明人未醒!一任情有獨鐘,殘月冷清,來去匆匆,閑花滿地落,心碎悄無聲。
 
  牽一匹瘦馬,伴一路西風,踏著無聲無息的古道,黃昏下,一曲小橋流水,斷腸人流落在天涯!
 
  都是我不好,那年年輕懵懂,那年的年少癡瘋!讓愛變成了彼此的傷!歲月的車輪下,被蜚短流長淹沒的心,慢慢變得堅強!不再計較傷口經常被當花觀賞!天涼夜深,淺趟一路的守望,終究悲涼,真也好,假也罷,已覆水難收。眼眸因你暗了的憂傷,那麼長!
 
  許是與你分手時一同淋得那場雨,以致這麼多年來喜歡下雨,習慣了和雨一起哭泣!於是每個雨天把心情寄託於筆尖,讓心中的感傷、糾結在筆尖上飛舞,把無望的愛在鍵盤上敲打成沉默的花瓣!開出一朵朵心蓮。
 
  紅塵深處,你已將我散落,如絲絲秋雨……